文章图片标题

跳妈:跳跳手术记

分类:弱视病例分析 作者:t969141 评论:1 点击: 4,092 次

汤医点评:

    这次连载的内容,是我再三恳求下,跳妈才答应写的。不是她不愿意分享,而是太多事让她脱不开身吧。她的文笔,大家从她以前的投稿中已经领教过,字字珠玑,诗意而洒脱,不含糊的说,我已经成了她的粉丝。
    《跳跳手术记》,跳妈用别样视角记录了跳跳今年初去北京做间外手术的经历。读第一遍时,尤其是前半段,我感觉到脊梁丝丝发凉、头皮发紧——不是惊悚,是读懂了孩子手术前后,妈妈的担忧、心酸和怜爱。

正文

没有任何的悬念,跳跳手术了。弱视眼并没有治愈,但是因为视功能破坏严重,融合视消失,所以,寒假刚开始,老师汤指示:抓紧手术。记得当时的我跟跳爸还有略微的迟疑:抓紧的意思是指越快越好,还是可以在某段时间内?老师汤的答复很利落:抓紧。

于是我们去了北京。带着从老师汤那里科普来的《斜视手术的完整过程是什么样的?》打印稿。一年级的小豆包跳跳课文里的:“遥远的北京城,有一座天安门,广场上升旗仪式非常壮观,我对妈妈说,我多想去看看,多想去看看……”对于从三岁起,每年都会有两次远途旅行的跳跳,无论去哪里,永远都是最兴奋的一个,哪怕我们是去手术。

摘了些当时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字。流水账式的记录。

之一:

跳:北京是寒带吧?某男:是温带。跳:不会吧,这么冷的,应该是寒带啊。北京就是不停地脱衣服穿衣服脱衣服穿衣服……鸟妈妈鸭,我不想去医院,我只想跟着你吃吃喝喝……拜托,小盆友,姐的世界除了吃还有诗和远方好不好?( 门诊检查前,小朋友还是有些不安的。)

之二:

跳哥长大了哈。被护士婆婆表扬惨了。我其实都不好意思说他已经快七岁半啦。也不好意思说他一个半小时前才为要住院大哭了一场。(入院常规检查,验血,X光,心电图,小朋友超出想象的配合。X光时还有一个笑点——小朋友在外面排队,正好从屋里推出的那位脖子上套着颈托,小朋友大惊:“是不是我一出来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跳跳11

之三:

跳哥长大了哈。姐去庆丰打包也能一个人在病房和姐姐玩。姐姐是在宁波长大的南部老乡哦。

跳跳12

跳哥长大了哈。隔壁床9岁的哥打针时哎呦哎呦叫,跳哥冲他喊:没事没事。隔壁床9岁的姐抽了血后手痛哭啦,跳哥拍她的肩:都闯了六关了怎么还哭啊?跳哥问护士阿姨:怎么还没轮到我?我的身体需要喝水。护士阿姨们说:这小萌宝,颜值高啊。

跳跳13

跳哥长大了哈。一直在思考:怎么液体还没有来?都郁闷了。

跳跳14

跳哥长大了哈。同病房的哥姐都手术归来了,病房里哭声一片。跳哥有点不明白,笑笑地说我把lPAD的声音开到最大哈,他们不是在哭吗?这样听着就不哭了呗。还把他的掌纹给我看:你看,输了这能量水,我的生命线都变长了哦。照片上那一滴泪是因为想进手术室去闯关半天轮不到而掉的哦。 (住院,等待手术)

跳跳15

汤医点评

        只要你有意识,几乎就没有不恐惧的手术。再难熬、再纠结、再担忧,手术室大门为孩子敞开时,你要从容,再从容。那时,除了等待,你别无选择。不需要图片,前四段的画面感却如此立体……

之四:

(一)手术室门口跳哥让我坐他旁边:鸟妈妈鸭,我不想参加这个勇敢者闯关游戏了。我有点害怕了。来了两位麻醉师,啦啦啦啦询问、告之,跳自己答完姓名、体重之后,就插管问题提出了异议:我不要插管,你们是要给我洗胃吗?两麻师笑了:咦,懂得还挺多的。说完一人拉着跳的手往里走。姐冲跳哥喊:最后三关开始。妈妈爱你。要勇敢。跳跳穿着硕大的手术服,没有回头。

(二)别的小朋友都是静悄悄躺床上推出来的。跳哥是被两男两女按在床上推出来的。电动门一开就听到了跳跳的哭喊。仔细听:不要控制我。不要按着我。不要……后来姐和某男也加入了“按”的队伍。累出了一身的汗。两男两女对跳跳的力气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其中一女对跳跳术前术后判若两人表示不解:他平时有过梦游的情况吗?在“按”的过程中姐问跳鸟妈妈鸭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跳跳都能做答。姐放下了心。跳哥对美洲虎“按”表示抗议,提出让姐抱着睡,逐渐安稳。

(三)事后跳哥这样描述:我跟那两姐姐进去开始闯关之后,姐姐让我的手臂鼓起来,什么?就是量血压那种。后来姐姐又弄了一个磁力片在我手上,我觉得这个游戏还有点好玩。后来我睡着了还做了个梦。醒来我躺在床上,我想我该出去了,我就把留置针扯了,然后就来了四个人把我按住,所以我就开始反抗。如果他们跟你说好不能扯针不能动眼睛上的纱布你是不会动的是吧?是啊。可是没有人给我讲就把我按住不让我自由。

(四)同病房的哥姐时不时哭闹喊都会发作。跳哥除了那个“为自由”的拼命反抗外,只有一个为了肚子饿而发狂。术前一晚十二点就开始禁食禁水,跳哥的手术又排在当天第十台,术后跳哥因为手术室那一折腾,别的孩子术后2小时开喝,3小时开吃,医生让跳哥术后6小时才能吃喝。跳哥饿了。“饿扁了”“我快要饿死了”“什么时候才能吃啊?”“这游戏不好玩了”……老汤的科普:术后孩子意识清醒,可以提前给水和进食。跳哥很清醒啊。于是两小时后我们就开始喝水,不到3小时就开始吃东西。然后跳哥就又开始“假老练”了。“大哥,拜托,不要闹了。”“这个游戏还是好玩的嘛”。姐姐做的是双眼,要上厕所,跳哥对他说:“慢走,蒙面大侠。”能开玩笑了,很好。只是人家都躺着,他一会坐床上一会下地的,另外,他眼睛到底痛不痛啊?别的小盆友都喊痛的。还有跳哥被几个人“按”住的时候,喊过:鸟妈妈鸭,给我巧克力,要八个。还想着兰兰妈妈给的费列罗。

后记:

术后第二天,第一次检查。正位。

跳跳16

上图:术后第3天。

跳跳17
上图,术后第15天。跳跳18
上图:术后第27天。

术后一月,第二次复查。看近正位。看远微内(手术医生有考虑间歇性外斜的回退)。四孔灯检查正常。

术后一月。重新恢复遮盖和训练。已经放开双眼一个月的跳跳说:我都有些不习惯了。但还是乐呵呵地把眼贴贴贴紧。

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一年半的时间。看上去比太多的人都走得艰难,尤其是在老师汤这里数不胜数几个月就达标稳定的亲们面前。但是今日,在写这些字的时候我却比最初时平静和从容更多。老师汤永远都在前面,谢谢他这一路上给我们仨端出的各种鸡汤。下面的一碗,是2016年6月老师汤给我的,和大家分享。

“做较低预期对大人孩子都好,毕竟孩子不是为了治疗弱视而来的,让他们的童年圆满的同时如果治好了弱视,是最理想的如果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童年的圆满更显重要。”

如跳爸说的:能够治愈是我们捡到的宝,如果不能够,孩子依然是那个孩子,快快乐乐的。福往福来。我们深信,老天自有安排。

眼科之家注:

    跳跳的手术医院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术者王乐今教授。业精于勤,王教授对眼肌手术的热爱和钻研在业界闻名遐迩。他是我个人最敬重的眼肌手术专家之一。




声明: 本文由( t969141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ruoshijinshi.com/3261.html

跳妈:跳跳手术记:目前有1 条留言

  1. 沙发
    奕奕:

    😛 😛

    2016-05-10 下午12:56 [回复]

发表评论


------====== 本站公告 ======------
*2016.01.08日起,启用眼科之家微信公众号,微信号“kidseye”。帮助家长孩子康复弱视!
*咨询孩子眼睛问题请在新浪爱问医生提交问题(见联系方式)。
*暂不开设任何在线即时咨询方式和面诊方式。

眼科之家微博

百度以明好文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