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心态对弱视治疗的奇特作用(推荐)

分类:弱视治疗方法 作者:t969141 评论:0 点击: 4,394 次

昨天晚上看了一本书,推荐弱视家长们也看看,吴伯凡著的《欢喜》。结合弱视治疗心得,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本书的精华。

初见这本书的封皮,我想很多人会直接Pass掉,因为毫无“标题党”的视觉冲击感,甚至从封皮和标题几乎难以窥见书中讲的什么内容。如下:

欢喜

吴伯凡著《欢喜》一书

该书作者以哲学为视角阐述了我们熟知的“积极心态”、“正能量”的概念,甚至贴近于佛学哲学中的“欢喜神”。

我不是唯心主义者,但我不直接否认所谓“唯心主义”的价值观。只要是正面的、向善的、美好的,我们都大可不必盖棺定论、一拍子摁住。就连物理学顶尖的爱因斯坦的“量子力学”中,说万物都是能量场,《欢喜》中描述道“万物都有能量,它们发出能量的波长和频率却不一样。人的思维和行动不同,能量的状态也不同……人是一个能量场,外界也是一个能量场……能量是相互选择的,也是基于频率的,当一个人处于某种状态(情绪、意志)的时候,就是在发射某种频率,他的频率找到了共振频率后,就会形成某种能量的对接。”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癌症病人,多数不是被疾病消耗死的,而是被吓死的”、“心病要有心药医”。医学中也经常使用“安慰剂”和“心理暗示”疗法,等等,不一一列举。一个患者,无论什么病,他的情志状态,或多或少都跟疾病的转归方向和转归速度建立关联。积极向上的心态,更能对抗疾病的侵害。中国首富李嘉诚先生创办的李嘉诚基金会,资助了一个癌症晚期项目——“宁养院”,就是意在资助贫困癌症患者,通过药物和心理疗法减少恶性疾病的身心痛苦,达到延长生存期和善终的目的。

有点说远了。我们回归到斜弱视治疗这件事情上。

现有的科技手段和临床数据采集方式,还没有办法定量的获知治疗心态对弱视患者病情转归到底发生着什么样的作用。但我可以用我的临床经验向大家说明心态对弱视治疗的价值:

1、我见过很多孩子,他们的行动和表情告诉我“这病治不好了”。

例如他们经过长时间的弱视训练后,训练规律开始打乱,有时迟到早退;

训练量开始出现随意性,今天训练半小时,明天训练十分钟,后天全天看都不看弱视治疗仪一眼;

注意力集中程度开始下降。他们不再心无旁骛的做弱视治疗仪和同视机训练,而是经常偷听别人说话并不时转头行个注目礼、说话;

或者手里握着描图笔在CAM板上画着、眼睛却盯着边上的木板的花纹看;

或者经常在做弱视训练时,表露出痛苦煎熬的表情——因为被限制了自由,亦或偶尔一声“肝气郁结”的长叹;

或者利用护士和家长不在场的时间,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儿;

复查视力的时候,脸上露出轻蔑或者搞怪的表情,指认视标时看都不看随意找个方向甩手一指,也不管辨认的对不对,不管复查记录中记下的是零点几的视力;

甚至他们会明确的告诉弱视治疗室护师们“我讨厌弱视治疗!”、“别烦我!”这样极度反抗的情绪;

或者他们在自己能左右的时间段里,直接把眼镜连同遮盖眼罩一起摘了,有时故意放到屁股下面坐一屁股,以泄对弱视治疗的不满。因为他们觉得另外一只眼视力好好的,怎么非得为难他?

……

他们最终真的放弃了治疗,弱视也真的没治好。

弱视训练量不够、弱视训练过程稀松、弱视治疗方法执行不严谨,疗效当然不会好;主观的放弃,同样会导致弱视眼视觉感知、传导和中枢分析的兴奋性下降。

也许家长们会说:“这与主观放弃没什么关系吧!”好,我再举个例子: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做过智商测试或者门萨考试。相同一幅图,如果你相信你很聪明,认为别人能弄明白的东西你不应该搞不懂(稳操胜券的放松自信),排除杂念、尽量的调用各种思维、不断尝试各种可能的推导方式、发动相关的联想,看似毫无规律可循的一张图中的逻辑关系就可能会被你看穿;如果你心浮气躁、手头还忙着其他事情、或者急于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测试、抱着试试玩别认真的态度,那就真的是一堆毫无规则可言的杂乱信息。

弱视训练5

用门萨测试图解比喻弱视训练的专注度

智力测试是高级神经活动,视觉兴奋和视觉唤醒、视力重建也是神经活动,意志力、专注程度、思维发散能力、稳操胜券的信心,也会左右视觉神经活动的兴奋性和关联度。

2、我也见过很多孩子,看似不可能的病情基础下,顺利的治愈了弱视。

给大家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一个家住大连北郊的东东。这个弱视患者是比较少见的天天由爸爸陪同到门诊做治疗的。

东东是个看上去就很调皮的主儿,但他的调皮是可控的。他可以在门诊人员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在护士坐垫下放几个“摔炮”,当护士坐上去后被“噼噼啪啪”的摔炮响声吓一跳后,他跟另外几个小伙伴哈哈大笑(当然事后被他爸爸修理了);他可以趁爸爸出门抽烟的当儿,在走廊铁椅上玩一圈“倒挂金钩”甚至躺在椅子下面躲猫猫;同龄孩子中,他是当之无愧的“孩子头”,欺负小朋友不在话下。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顽皮透顶的小家伙,在弱视治疗室里,可以全神贯注到令所有人吃惊——夏天治疗室的空调坏了,他让爸爸准备了一个毛巾给他擦汗,脱了上衣、掐着腰、两腿大大叉开坐在椅子上,眼神丝毫不离开弱视治疗仪目镜筒——光膀子、掐腰、马步,这是全神贯注的肢体语言。

东东是个左眼接近400度散光,中度远视,内斜,旁中心注视且黄斑中心凹反光弥散(黄斑发育不好),单眼重度弱视的6岁半患者。相同年龄和病情下,很多孩子需要用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康复、有些放弃了弱视治疗,东东只用了一个学期就临床治愈了。东东会跟护士们嬉皮笑脸,但看到我时的眼神却是“虔诚”的,或者说他们爷俩看我都是那样的眼神。有时,对医生水平的信任,就能起到一半的康复作用。

我能观察出来,在别人跟东东说正经事时,他的表情很专注,他的倾听能力非常强。他的调皮,是“选择性调皮”?

就是这份专注,回报了他和他爸爸最好的弱视治疗功效。

2、另外一个重度弱视患者,是个农民工孩子。也具备典型意义:

这个孩子叫“小颖”,小学三年级时转学到大连,才发现左眼是个重度弱视、旁中心注视、屈光参差性弱视。对于9岁的单眼重度弱视患者来说,传统临床认为彻底治愈的希望是很渺茫的。

相比教科书和眼科的执业传统,我更相信我亲眼所见和治疗前期功效表现(因为一般规律是前期治疗效果好,后期效果也不差)。

对于这样的大孩子,我会让家长和孩子共同参与到病情讨论中,因为大孩子已经具备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她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主。经过详细检查和沟通,小颖知道自己的弱视发现晚了,知道大龄弱视治疗不敏感,知道自己需要克服戴镜、遮盖、差眼视力低下、弱视治疗时间挤占、治疗周期可能会长等等困难;她也知道如果这只眼视力不能康复,升学之路会有重重障碍,未来发展不好,父母也会受拖累等等。她和她父母也都认为找到我,是很幸运的,因为我给她们清晰的描绘了治疗前景和每一步要做的事情。

因为家庭困难,我让她在家治疗,推荐她买了一台弱视治疗仪,送了不少弱视辅助治疗工具。之后就是每周一次的复查和弱视治疗细节沟通、方案调整。

前年年底,经过9个多月的治疗,小颖左眼矫正视力已经稳定在0.8-1.0了,同视机检查具备了同时知觉能力。我推荐家长为她换戴了隐形眼镜(软镜,家长负担不了硬镜费用),开始做双眼视觉训练。去年三四月份复查,小颖左眼矫正视力达到稳定1.0,近立体视锐度80秒角。就是说,巩固下去,她就彻底摆脱了弱视。

对于9岁重度单眼弱视患者,小颖是个我印象深刻的功效突出的患者。应该说,比较完善的弱视治疗方案、患者自己主动克服了遮盖和差眼视力低下困扰、严格的治疗方案执行、充足的治疗量、科学的治疗节奏感、必须治好的主观愿望、一开始良好功效的激励、必胜的信心等等,都发挥了作用。

也许你会说,是弱视孩子认真训练,才获得了好功效,不是心态直接起的作用。但人体是个复杂的能量场,谁又知道心态产生的内分泌、生物电场系统的变化在起着什么微妙作用呢?

所以,弱视治疗既要“唯技术论”也要反对“纯粹唯技术论”,还像我以前说过的,治愈弱视的钥匙,也许就藏在孩子和家长手里。

 




声明: 本文由( t969141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ruoshijinshi.com/1132.html

心态对弱视治疗的奇特作用(推荐):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 本站公告 ======------
*2016.01.08日起,启用眼科之家微信公众号,微信号“kidseye”。帮助家长孩子康复弱视!
*咨询孩子眼睛问题请在新浪爱问医生提交问题(见联系方式)。
*暂不开设任何在线即时咨询方式和面诊方式。

眼科之家微博

热门评论

百度以明好文检索